一方面精準定位產業發展布局做活老本行,另一方面走好以生態休閑、農業觀光、文化體驗等為主的鄉村旅游新路子——

尕讓:鄉村振興當仁不讓

222.JPG

松巴村的水光山色。記者 咸文靜 攝

“今年我們的目標銷售額是800萬元。”說起2019年的發展計劃,張生軍對2年前的選擇,更加篤定。

今年36歲的張生軍是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德縣尕讓鄉希望村的致富能手之一。20年前就走出家門外出打拼的他,跑過運輸、攬過工程、開過飯館。就在村里不少人都覺得他要在城里安家落戶的時候,2017年,他放棄了原有的產業,回村里搞起了電子商務。這個平臺不賣別的,出售的全是當地的青稞、軟兒梨等特色產品。

“好不容易走出去,咋又回來了?”面對張生軍的選擇,家里人一開始并不理解。

有疑問的并不只有他的家人。

“我選擇回來,是因為看到了我們農村廣闊的發展空間。”張生軍的答案,換成時下的一個熱詞,那就是鄉村振興。

作為貴德縣的北大門,尕讓鄉地勢狹長,有腦山、淺山,更有川水地區。正如當地人所調侃的那樣,秋收時節,“收田最早的是尕讓,最晚的也是尕讓”。除了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一碗面片”帶來的美譽,在全鄉經濟社會不斷發展的同時,尕讓與其他鄉鎮一樣,也有著“成長的煩惱”。

原有產業如何做大做強?

怎樣挖掘新的發展路子?

面對發展過程中遇到的這些瓶頸,尕讓鄉一方面精準定位產業發展布局,另一方面打造以生態休閑、農業觀光、文化體驗等為主的鄉村旅游,開出了一劑推動全鄉發展的良方。

老產業怎么做?

黃河灘村是個只有159戶的小村子。作為一個純農業村,全村93公頃耕地中,有近80公頃都在種植露天蔬菜,其中辣椒種植面積達到47公頃。

“黃河灘村氣溫高、晝夜溫差大、光熱條件和水質條件好,土壤適宜,是露天辣椒的理想產地。”村支部書記張云說,在黃河灘村,種植辣椒的歷史由來已久,早在十幾年前,村上就有村民三三兩兩地種植辣椒。

品質佳,口感好,為什么這么好的辣椒富不了民?張云一度十分困惑。

經過不斷摸索嘗試,黃河灘村漸漸摸清門道:村民們單打獨斗,行情好時,都有錢賺,一旦遭遇“熊市”,弊端就出現了。還有些農民跟風種辣椒,實際并不掌握種植技術,管理不善,效益自然不高。

問題倒逼改革。

“單打獨斗不如抱團發展。以前各村發展都是各自為政,形不成規模,經過多次商議,我們決定從原有產業發展方面入手,打通我們尕讓發展的‘任督二脈’。”尕讓鄉黨委書記張建林說,就拿黃河灘村來說,通過引導村民規模化發展,辣椒種植面積一下子就上來了。產量增加后,銷路更加廣闊,村民們的收入也就有了保障。

村委會主任石常德是村上貴德縣綠潔種植專業合作社的負責人。提起政府的扶持,老石掰著手指算了起來。

“別的不說,一卷地膜70元,一袋有機肥40元,無論是合作社還是個人,都是實實在在的扶持措施。拿我來說,20公頃地,地膜就是2.1萬元;200袋有機肥,8000元。僅這兩項,就為我節省了近3萬元的開支。”

變化不止在黃河灘村。

“根據地域特點和自身發展優勢,我們在阿什貢、松巴等村種植春冬小麥85公頃;在希望、黃河灘、二連等村種植露天蔬菜565公頃;在關加、洛乙悔、尕讓等村種植中藏藥村333公頃;在亦什扎、亦扎石等村種植青稞燕麥500公頃。構建了以春冬小麥、露天蔬菜、中藏藥村、特色飼草四大種植基地為支撐,特色經濟作物為補充的農業發展格局。”鄉黨委副書記茍胡塞介紹道。

種植基地的打造,構建簡單散戶種植向訂單種植轉變的發展模式,而村民,是轉變中最大的受益者。

“我們從十幾年前就開始種植露天辣椒,辣椒的采摘期長而且容易種植、容易打理。”說起種辣椒的收益,家住席芨灘村三社的高青海給記者算起了一筆“辣椒賬”。

“種辣椒成本低,平均每畝地能賺七八千元。一年種一茬能比得上一年外出打工的收入哩。”淳樸憨厚的高青海笑著說。

新路子怎么走?

說起尕讓鄉的旅游發展,按照鄉長多杰拉旦的話說,美景都在家門口,只待攬客創增收。

如何通過發展鄉村旅游切實增加村民收入,背后的故事,并不簡單。

位于尕讓鄉政府南側20公里處的二連村,背靠黃河,依山傍水,風景宜人。夏日里,漫步在村道上,村里小橋流水、花海果園美不勝收。最近幾年,隨著貴德旅游業的持續升溫,千姿湖景區發展勢頭迅猛。作為濕地公園的核心區,鄉村旅游成為了二連村發展的新抓手。

“作為全省鄉村振興戰略試點村,我們探索建立了‘黨支部+合作社+農戶’的發展模式,大力發展集觀光、休閑、采摘、體驗為一體的鄉村旅游業,不斷拓寬農民持續增收的渠道。”村支部書記劉文玉告訴記者,通過流轉土地發展特色種植業,打造千畝梨園、百畝花海,種植辣椒、西紅柿等露天蔬菜,辦鄉村旅游采摘節,越來越多的游客慕名而來,二連村的產業發展持續升溫。

“其實,透過二連村,我們能夠看到,在鄉村旅游發展中我們尕讓鄉是有潛力的。關鍵就在于如何依托國家地質公園、濕地公園、拉脊山草原風光等資源,不斷推動鄉村旅游與其他產業的融合發展。”張建林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地處地質公園腹地的松巴村三面環山,自然條件得天獨厚,且有著濃郁的藏族風情。過去幾年間,依托高原美麗鄉村建設等項目,通過挖掘民俗特色文化,這個藏在大山深處的小村子漸漸在鄉村旅游發展方面顯山露水。

“雖然我們自然條件優越,但目前資源利用粗放,以藏族民居、習俗、服飾為代表的藏族文化,三面環山一面鄰水的景觀視野,未能得到充分挖掘。”就在松巴村黨支部書記切江尖措發愁的時候,一個好消息讓松巴村迎來了發展的春天。

作為全省鄉村旅游示范村,今年將投資1900萬元用于松巴村的產業發展。

過去,松巴村以種植小麥為主,雖然近幾年推廣種植了菌草、核桃等作物,但農產品附加值低。另外,村上成立了酩餾酒生產加工合作社,可一直沒有建立自己的品牌。

“我們計劃以農促旅,以旅興農,農業生產向第二、第三產業延伸,通過融合發展,形成集生產、加工、銷售、服務為一體的完整產業鏈,打造松巴特色農旅品牌。”翻開經過七次修改完善才確定下來的松巴村發展規劃,張建林難掩激動。

數據顯示,過去一年,尕讓鄉深入挖掘旅游資源,構建以國家黃河清濕地公園、阿什貢國家地質公園為支撐,松巴全省鄉村旅游示范村、二連全省鄉村振興戰略試點村、千戶省級旅游扶貧村建設為核心,尕讓特色美食小鎮為亮點,輻射帶動全鄉22個村發展生態休閑、農業觀光、文化體驗等鄉村旅游,累計修建農家樂、牧家樂28個,家庭賓館15個,接待游客92萬人次,實現旅游收入80余萬元。

“正是由于看到了老家的發展潛力,我才選擇發展鄉村電商。通過建立以我的紫光凝電子商務站點+22個電子商務村級服務站點的電子商務發展體系,實現小麥、青稞、軟兒、酩餾等當地特色產品的網上銷售。今年春節前后,我們的銷售額就達到近40萬元。”張生軍笑道。

責編:韓旭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