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清明杏花雨

聞聽著二月二離去的腳步,清明,在一絲絲杏花雨中悄然而至……

1

記憶中,清明前夕整個村莊以姓氏或本家家族為單位,開始準備一年一度的清明節祭掃了——買香表燒紙、殺豬宰雞、蒸饅頭……因為村里王姓人家居多,很多是出了五服的,所以,每年清明祭祖的地點是輪流的,今年是這家,明年是那家。一大早,父母攜子女,拿著供品去自家祖墳去上墳,之后,就來到指定的地點參加王姓家族的祭祖儀式。

說起清明祭祖,在河湟谷地可是一個重要的祭祀節日。因家族的不同,祭祖時間也不盡相同,有些家族在田社上墳,有些家族在清明上墳。

清明節掃墓的來歷,相傳源自春秋時期晉文公悼念介子推“割肉充饑”而不圖為報,最終在山西中部介休被大火燒山而亡一事。為紀念介子推,將“寒食節”與“清明”合二為一。到了唐代開元二十年,唐玄宗詔令天下——“寒食上墓”。明清時期,清明掃墓更為盛行。到了宋代,更有朝廷的明文規定。

這就充分體現了中華民族傳統文明的時間坐標,隨時提醒人生百年,需要有精神有守有為,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中華民族源遠流長的精神氣節。

除了掃墓,清明節還有許多失傳的風俗,如戴柳、射柳、打秋千等。據載,遼代風俗最重清明節,上至朝廷下至庶民都以打秋千為樂,仕女云集,踏青之風也極盛。古時掃墓,孩子們要放風箏。有的風箏上安有竹笛額,經風一吹能發出響聲,猶如箏的聲音,據說風箏的名字也就是這么來的。

說起清明節打秋千,年邁的母親常回憶說,20世紀五六十年代,一到清明,家家自愿獻出自家的芨芨草,指定幾個心靈手巧的人,用芨芨草擰成幾根草繩。清明節這天,村民將草繩綁在樹上,全村男女老少齊聚一處舉行隆重的打秋千活動……

青海東部地區的清明節掃墓的習俗,起源于西漢。因自西漢王朝以來,內地成批漢族不斷遷入青海東部地區,或開荒種地,或被征戍邊……千百年來,一直沿襲著許多古老的漢民俗習慣。

據歷史記載,青海漢族農民在“春風”后,就開始上墳燒紙錢,民諺“九盡十日社”,即指“九九”的第九天后,再過十天就是天社。也有“立春五戊為天社”,這里“戊”是天干的第五位,也是第五的意思,就是立春以后的第二十五天為田社。由于人們很難記住具體的時間,所以多數采用第一種算法。由于是不確定的,所以在田社上墳祭祖,有的今日,有的明日,每天都有上墳的,要延續三四天,沒有確切的日子。

“早種一駕田,賽過貨郎子轉半年”。由于春耕大忙,好多家族將“社日”和“清明”的規矩,合并在一天舉辦。或以家庭,或以家族、或以姓為單位,書寫著“南北山頭多天墓,清明掃墓各紛然”“芳洲拾翠暮忘鬼,秀野踏青來不定”的詩情畫意。

2

清明節深厚的文化底蘊飽含著中華民族最普遍的“以人為本”的哲學理念和深切的人文關懷。在傳承孝的感知,傳遞和繼承孝的傳統文化的過程中,清明節讓“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的“家國意識”更加深入人心。

記憶中,每逢清明或田社祭祖,每個家族就要宰豬、殺雞祭祖。在河湟谷地,祭祖用的犧牲——豬,是每個家族按戶輪流飼養的,養豬的人家叫“墳頭”。

關于“墳頭”,由族中輪流,一年一換,主要任務是事先喂好合族上墳時享用的“墳豬兒”。在故鄉,對于那些父母在世時不盡心奉養,死后卻大辦喪事的兒女,人們則常常批評:活著不吃給一頓白面飯,死了枉把饅頭獻。話雖如此,但不孝的子孫們,逢“田社”或“清明”,仍然要獻、要燒。不獻不燒,感到更加內疚。

多少年,每逢“田社”或“清明”,外出打工或工作的人早早往村子里趕。雖然,很多人沒有見過安葬在這里的多數祖輩,但在這個千百年的“重復”中,讓后人感受到一份踏實、寧靜,感受到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靈魂。

在祭祖中,凡是結婚的婦女,都要穿上綁身子(出嫁時娘家陪的用藍棉布做的斜襟長衣)。只見大家以家庭為單位,擺好前一天精心蒸好的12個大饅頭和紙錢,由年長者先到最高一排墳堆后的高坡上燒香化表,奠酒“祭后土”,以報答土地生長五谷養活人,人死后尸體又由它收容的大恩大德。然后人們按輩分跪在供品前,開始燒紙錢。另外,抽出幾個人,一人揹背斗,一人持鐵锨,從耕地或離祖墳較遠的地方挖上土,依墳堆逐個添土。再把黃紙撕成窄條形,用土塊壓在墳上。

掃墓期間,爺爺奶奶或父字輩將每一座墳指點給家族晚輩。“這是你們老老爺爺,旁邊是你老老奶奶”。祖輩或父輩的邊講邊蹲下,子女按長幼點燃了自己手中的燒紙及紙錢,并從祭品包裹中取出若干放入火堆,祖輩或父輩拿起火棍翻動幾下后示意祭拜,于是,眾人虔誠地雙膝跪地,叩頭三次,鞭炮響起。在祭拜中,墳的形態也由看不到任何痕跡慢慢地變為能夠辨識的稍微凸起的土包。雖然我們未曾見過這些祖輩,但知道自己身上流著他們的血液,或許我們還遺傳了他們中某位的面容。

在河湟谷地,族中無子嗣或未婚而夭折或不得善終的亡人,按禮法,他們是不能埋在祖墳的,所以還須從整沓紙錢中另抽出一些,焚燒在祖墳之外。謂之“外缺”,以免這些亡靈“向隅而泣”。

舊時,人們最怕“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因此,待三拜九叩后,舉行滾饅頭儀式。這時,無子嗣或剛結婚或未婚的青年人一字兒跪在墳邊,由一位年長者從上面往下滾兩個饅頭,看饅頭滾到誰的懷里。如果是未婚的,那么寓意他來年將得到一位如意的對象;如果是已婚的,就預示來年喜得貴子;正面臨趕考的學生,則預示金榜題名。

前十幾年,以姓氏為單位大規模的上墳氣氛淡了,一到清明,很多家庭小范圍集中。進入新世紀,“清明”被定為法定節日,成為華夏大地“勞民相勸”的焦點——清明集體祭祖,又顯現出它的活力。它,體現著“天人相應、自然與人心相合”的美好經驗。

責編:聞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