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春清明

清明一到,氣溫升高,正是春耕春種的大好時節,故有“清明前后,種瓜點豆”之說。清明節是一個祭祀祖先的節日,傳統活動為掃墓。2006年5月20日,該民俗節日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清明節是中國最重要的傳統節日之一。它不僅是人們祭奠祖先、緬懷先人的節日,也是中華民族認祖歸宗的紐帶,更是一個遠足踏青、親近自然、催護新生的春季儀式。清明節也是我國民間重要的傳統節日,古時是重要的八個節日:上元、清明、立夏、端午、中元、中秋、冬至和除夕之一。一般是在公歷的四月五日,但其節期很長,有十日前八日后及十日前十日后兩種說法,這近二十天內均屬清明節。

清明節的起源,據傳始于古代帝王將相“墓祭”之禮,后來民間亦相仿效,于此日祭祖掃墓,歷代沿襲而成為中華民族一種固定的風俗。本來,寒食節與清明節是兩個不同的節日,到了唐朝,將祭拜掃墓的日子定為寒食節。“清明節”的得名還源于我國農歷二十四節氣中的清明節氣。冬至后第105天就是清明節氣。清明節氣共有15天。作為節氣的清明,時間在春分之后。這時冬天已去,春意盎然,天氣清朗,四野明凈,大自然處處顯示出勃勃生機。用“清明”稱這個時期,是再恰當不過的一個詞。

在中國傳統文化里,清明節是一個紀念祖先及離世親人的節日。主要的紀念儀式是掃墓,并伴以踏青、植樹等活動,節日體現飲水思源、凝聚族群、迎春健身及關愛自然的意義。杜牧的《七絕·清明》詩,“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勾畫出一幅美麗的水墨畫,春雨、牧童、酒家,詩人匆匆的步履牽引著清明節的詩情。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則把人們帶入另一番節日盛景,如林的店鋪、熙熙攘攘的人流、形態各異的車馬轎舟,一片忙碌、一派繁華盡在畫卷中。今天的清明節,依然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占有著重要的位置。紀念先人,慎終追遠;緬懷先烈,展望未來,共創幸福美好未來,是我們過節的主題。

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十分重視祭祖。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就流行這樣的觀念——“國之大事,惟祀與戎”,意思是說祭祀祖先和眾神,是與通過武力手段平定天下同等重要的家國大事。儒家創始人孔子為此作了注解,他說:“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祀之以禮。”并說:“事死如事生”。意思是說家族后人對于長者,生前要盡心盡力地侍奉,死后也要同樣盡心盡力地侍奉,這就是孝道。儒家對于鬼神一般采取存而不論的態度,他們提倡祭祖,主要不是由于迷信,而是從道德教化的角度來考慮的。曾子說:“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也就是說,家族后人只有在日常生活中,經常想到自己幸福生活源自祖先繁衍生息,領會前人栽樹,后人乘涼的道理,飲水思源,才能保持那種淳樸厚道、和睦宗族的道德品質。后世帝王從這種培養孝子的法門,悟出培養忠臣的竅門,他們認為,在家盡孝的孝子賢孫將來會成為朝廷的忠臣。于是,推行孝道成為保持江山穩固的長久國策,而清明掃墓祭祖也就有了不同尋常的意義。

河湟地區的人們對清明節的看重,關鍵是對清明上墳祭祖的看重。與民族的祭祖文化異曲同工,樂都人同樣重視對列祖列宗、先祖先人的緬懷和無限寄托、追思與永恒行孝。每到清明前后,大地復蘇,柳枝轉青,草木萌動,家家戶戶,老老少少拿上香紙、饅頭、肉食、油香到墳上掃墓祭祖。而實際上上墳祭祖的時間并不完全在清明這一天,從“天赦”到清明之間均可上墳。“天赦”日的算法是:從立春后的第一個戊日算起,到第五個戊日便是“天赦”日。也有“九盡十日為天赦”之說。習慣上從“天赦”日到清明日間任何一天上墳都可以。因而,上墳祭祖成了清明期間最重要的家事活動。上墳時,多以家族人家為單位,全部出動,外出人員此時也要不遠千里如期回家。掃墓時,人們攜帶酒食果品、紙錢等物品到墓地,將食物供祭在先人墓前,再將紙錢焚化,燃放鞭炮后,為墳墓培上新土、修整墳墓,還要在上邊壓些紙錢,讓他人看了,知道此墳尚有后人,然后叩頭行禮祭拜。樂都地區還有燒罷紙后“滾饅頭”的習俗,從每戶收集一個饅頭,讓上墳者中年長者拿到墳周圍的高處,或三個或五個一起滾放,其他人虔誠地跪在下面,饅頭滾到誰的跟前,就意味著誰今年會有好運,沒媳婦的得媳婦,沒兒女的得兒女,出門的人能發財,考大學的孩子能考上大學。為了答謝列祖列宗的恩賜,得到饅頭的人來年上墳時,每人要宰一只雞。進行完一系列活動后,大家聚餐飲酒,族人間、家人間溝通感情,表達情意。祭祖掃墓的作用是強調家庭、宗族內的血緣關系,加強團結,炫耀祖先,以利今后家庭的發展。“清明無客不思家”,這種感情不僅是為了祭祖,也是為了使家庭宗族內部更具有凝聚力。

清明處在生機旺盛的時節,也是陰氣衰退的時節,河湟地區的人們一方面感念祖先親人的恩惠,同時以培土、展墓、掛紙的形式顯示后代的興旺。祖先在墳墓里安住,關系到子孫的繁榮,子孫的興旺又能保證祖先的安寧與香火的延續。這樣,祖先墓地不僅是生命之根,同時也是生命之結,在傳統社會里,人們無論走到哪里,都牽掛著鄉里廬墓。

樂都人的清明節體現著自然與人文的和諧。清明節是節氣和節日的合二為一,包含了祭祖掃墓、踏青游玩等人文內容,呈現出自然與人的和諧統一。清明節體現著個人、家庭與社會的和諧。在傳統大家庭生活模式已經逐步解體的當代社會,家族成員團聚的機會越來越少。清明祭掃活動既能體現對家庭的尊崇,又能表達對祖先的感恩,還顯現了對血脈親情的認同,無疑會促進個人與家庭的和諧,進一步帶動社會的和諧。清明節也培養著人們面對生死達觀的心態。對生的渴求,對死的恐懼,是人之常情。清明節從悲到樂的節日過程,是人們在追思先人、感恩父母、增進親情、享受生活的同時,啟迪人們更達觀地對待生死,舒緩面對生死的緊張心理。清明節還具有對后代珍惜生命、承擔家庭及社會責任的教育功能。清明節帶子女掃墓祭祖是一種無形的情感培育,使其對人生意義、社會責任及使命的認識更明確,并能勇于承擔,具有現實意義。

清明節期間,河湟大地的人們還有放風箏等游樂活動。在我國古代,放風箏不僅是一項游藝活動,而且還是一種巫術行為,人們認為放風箏可以放走自己的晦氣。所以過去很多人在清明節放風箏時,將自己知道的所有病災都寫在風箏上,等風箏放高時,剪斷風箏線,讓風箏隨風飄逝,象征著自己的晦氣、疾病都讓風箏帶走了。所以,別人放走的風箏,是不能撿拾的,否則就會沾上晦氣。這種習俗,在我國民間又叫“放斷鷂”。 風箏的歷史十分悠久。據說,世界上第一個風箏是春秋時代的著名工匠魯班用木頭制作的,當時還有竹做的風箏。漢代出現紙制風箏,叫“紙鳶”。唐以后,風箏作為一種兒童玩具日漸風行。清代詩人高鼎曾這樣描繪放風箏的情景:“草長鶯飛二月天,拂堤楊柳醉春煙。兒童散學歸來早,忙趁東風放紙鳶。”人們在紙鳶上加了一個竹笛,紙鳶飛上天后被風一吹,發出“嗚嗚”的聲音,好像箏的彈奏聲,于是人們將紙鳶改稱“風箏”。

清明時節,河湟地區春回大地,天清地明,氣候轉暖,萬物復蘇,正是春耕春種的最佳時機,田間地頭到處是農民忙碌的身影,民諺常說:“清明谷雨兩相連, 浸種耕田莫遲延。”南山北山地區的人們上墳祭祖后,開始耕田種地,處處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責編:聞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