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峽清風

3.jpg

石峽清風——袁宗福

石峽清風是古城西寧湟中古八景之一。

多少年來,對于石峽,世人在它身上傾注了最瑰麗而又有溫度的傳說。一個寄予厚望的傳說,一個有溫度的舉止,給河湟兒女一個永遠的心靈慰藉……

據說,古時候,石峽口人民苦于風災,祈盼有一位風神控制它,以便人民過上幸福安定的生活,于是乎,人們便在風神洞前修建了風神廟,俗稱“風婆婆洞”。清時,朝廷每年都派員到此祭拜,以祈免大風……

對于風神洞,邑人朱向芳曾吟詩作賦:風姨何處家,石洞鎖煙霞。山月眉含翠,溪云鬢掠花。氣清河兩岸,力挽水三叉。從此扶搖去,鵬搏路不斜。

可惜,在同治三年,風神廟被毀。但值得欣慰的是,光緒三年,西寧知府鄧承偉又籌措銀兩,仍于舊基筑墻體,建大殿、東西廂房各三間,屏風門及山門各一座,且立有風神壇石碑一塊。記得左宗棠當年遠征邊疆,路過小峽口風神廟時,提筆撰寫了一副對聯:律協靜條鳴,試看豹架螭驂,作雨成霖,都承清景;化行知草偃,聽罷胡笳羌笛,阜財解慍,更譜虞琴……

從東入城還是從西出城,路過石峽,在那古色古香、頗為壯觀的橫跨湟水的攔河壩樓亭上,兩側各懸一塊匾:“石峽清風”。這幾個字,壓住了四近山川。聞聽水聲,魯班在此劈山造橋、仙人投石擊山、丘巒崩摧、湟水中通的傳說也就浮現腦畔。

神話傳說固然是人們征服自然的想象,但石峽形勢之險卻不虛為天工所造,每臨風覽勝,但見石峰對峙、河水中穿,兩山如門,長河如帶,懸崖陡壁,渾然一體。崖畔依山傍道,山徑狹窄,只能逾次而入,短兵相接,做“穴中之斗”。因此,就有“一人當關,萬夫莫開”之氣勢,遂成古城西寧屏障,邊防險固……

說起石峽來,歷史上許多重要事情都與石峽有著緊密的聯系。東晉時,由于河西走廊戰火不斷,著名高僧法顯等25人于明元帝泰常五年,曾經此遠赴天竺;孝明帝熙平三年,北魏僧人宋云等又經此地去印度禮佛求經;隋大業五年(609年),隋煬帝西巡時帶十余萬人馬圍獵拔延山后,又浩浩蕩蕩路過這里。西秦突襲南涼,使這里積尸相枕;金夏交鋒,曾使這里川原流赤;更不要說唃廝啰湟水移旗,使西夏兵溺水大半之戰了……

多少次,筆者與友人走進石峽。“傳聞開此山,丸脫神手間”“青海西抱,黃河東來,壯哉邊郡,崇墉崔巍;惟天設險,衛此邊郡,巖壁對開,巍巍峻嶺……”諸多記述縈繞耳邊。

如今的石峽,險關已變通途。現如今,石峽兩側,莽莽山蒼翠。六角亭、景墻、假山軒榭等小品組成的石峽清風景區,更顯歷史文化內涵,成為省內外游客欣賞自然風光、游憩休閑娛樂的人文生態景區。

清風閣樓亭下,湟水如衣袂飄飄的仙女款款地自海晏縣包呼圖北面的洪呼日尼哈款款而來,拂袖間,留給人一河清涼,一汪滿滿的眷戀。湟水流經峽谷處,波濤洶涌。在峽谷水力發電站處,河水如滾滾驚雷,發出奇異響聲。109國道、蘭西高鐵及高速公路、青藏鐵路依山傍水在山澗谷地盤旋迂回九曲回腸、蜿蜒曲折,更被人們譽為“西寧的東大門”。

峽谷西口,建有一湖,美其名曰“寧湖景區”。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寧湖與石峽渾然一體,兩者交相輝映,互為襯托,形成了石峽清風“宏大、幽深的山水”水墨畫。

每每走進清風石峽,“文化是靈魂”的感悟潛上心頭。正如梁思成、林徽因所說:無論哪一個巍峨的古城樓,或一角傾頹的殿基的靈魂里,無形中都在訴說,乃至于歌唱,時間上漫不可信的變遷……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