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輛自行車開啟西寧郵政新時代

上世紀50年代,郵政工作中信件和包裹的分揀、投遞,全靠人工實現 ,騎著笨重的郵政自行車的郵遞員 ,深受街頭巷尾老百姓的歡迎 。雷發寬先生曾是那些郵遞員中的一位 ,他的故事 ,要 從西寧市的7輛郵政自行車說起…… 

口述:雷發寬 

記錄:本報記者 王春雪

11111.jpg

22222.jpg

西寧地區使用過的部分紀念郵戳圖 

1931 年 3 月我出生在西寧, 22 歲時參加郵電工作,做過郵遞 員、分揀員、質檢員,后來擔任過 大通郵電局局長、青海省郵電管理 局發行科長、西寧市郵政局副局長 等職務,1990年退休,是一名地地 道道的郵電人。

成為新中國的郵遞員

44444.jpg

雷發寬 

1953年年初的一天,西寧郵電局 招工的消息傳進了我的耳朵里,在做 小買賣的我欣然報了名。當郵遞員對 文化水平有一定的要求,但當時大部 分人都不認識字,初中文化水平的我 得以順利通過考試,當上了郵遞員。 

當時西寧市的郵政業務分為7個 投遞段,有7輛郵政自行車,我負責著 東關一帶至樂家灣的區域。信件、包 裹多,我每天早上5點左右就得起床, 背上水壺和干糧去單位,開始一天的 投遞工作,直到晚上9點左右才下班回 家。工作雖然非常辛苦,但當時我家 經濟拮據,郵遞員每個月35元的工資, 能解決我家很多問題,對此我心存感激,工作也充滿了干勁兒。 

那時西寧百姓遠距離的交流基本 靠信件,可是投運速度很慢,很多人寄 了信之后,等待著能早點收到回信,所 以,承載著人們無限期盼的郵遞員很 受老百姓歡迎。當時我們的郵件投遞 量特別大,郵政自行車上裝得滿滿當 當,原本笨重的郵政車就變得更加笨 重了,而且路況也不好,一下雨就泥濘 難走,推著郵政車更是寸步難行,但這 時,路過的百姓看見了都會前來幫我 們推車。 

每天早上天剛剛亮,我和同事們就 收拾好郵政自行車排隊騎出門,這時, 路過的“客娃” (過去西寧人對外鄉人 的稱呼)們就大聲向我們 打招呼: “要去送信嗎?辛 苦了!”我知道,外鄉人可 能對于郵政車上的那些信 件,有著更多的期待。

復活  “死信” 

55555.jpg

上世紀80年代的郵局分揀員 

我在郵電局干了一年多的投遞工作, 在這段時間里,讓我記憶深刻的是送“死 信” (由于信息填寫不全或投遞地址發生 變化而送不出去的信件)。 

由于當時很多的信寄出時新中國還沒 成立,新中國成立后,一些街巷的名稱發 生了變化,等到我們郵電局接收到這些信 件時,一部分信件的地名已經對不上了。 還有一些是信件寄出后投運的時間太過漫 長,等我們送的時候,接收的人已經搬走 了。由于種種原因,那時積壓的“死信”特 別多,我當時想,郵遞員的工作就是把信 送到人家手中,沒送到,就是郵遞員的問 題,何況街上的老百姓都對我很好,說不 定哪一封“死信”就是人家苦苦等待的 呢?所以我就決定,每天出門工作時,都 帶上一兩封沒人送的“死信”,嘗試著把它 們送出去。 

我準備了一個小本子,上面將新中國成立前后的地名變化情況記上,對于一些 門牌號的變更,我就去找派出所和居委會 的同志幫忙,一些實在查不清楚的,我就 托附近的老住戶打聽,久而久之,我就成 了“路路通”,大部分街道的變化我都了然 于心。街上的很多人都知道我愿意送“死 信”,遇到我時就會問: “雷哥,今天帶‘死 信’了沒?我們去幫你打問個。”就是靠這 種看似原始卻有效的方法,我送出去了一 大批原以為送不出去的“死信”。 

讓我記憶猶新的是,有一次我花了很 長時間、很多精力,把一封信送到了東關 的一戶人家。戶主兩口子從甘肅來西寧謀 生,幾年沒回老家,老家的父母想念兒子, 托人給他寫了信,由于兩口子住所不固 定,一直沒有收到。當那天我把信件送到 他們手中時,他們一下子哭了,不停地說 謝謝,還拉著我讓我品嘗他們剛做的油饃 饃。那一刻我覺得,那封信送得值。

光榮的記憶 

33333.jpg

黨和國家領導人與全國郵電先進生產者代表合影,前排右三為雷發寬。 

由于在郵政投遞和分揀工作上的出色 表現,1955年,我被評為青海省勞動模范, 1956年,我被評為“全國郵電先進生產 者”,同年4月,還去北京參加了全國郵電 先進生產者代表會議。那次,青海被評為 全國郵電先進生產者的有5人。 

記得當年西寧到蘭州的火車還沒有開 通,我們先坐汽車到蘭州,再從蘭州坐火車 去的北京。在北京,我們待了大概一周時 間,除了參加各種會議和培訓外,最讓我激 動的是,我們受到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 見。 

25日早上,接待方告訴我們,黨和國 家領導人將會在下午接見我們。一上午, 我們都懷著激動的心情,等待著下午的到 來。下午4點,我們被帶到中南海懷仁堂 旁邊的草坪上,不一會兒,毛主席和劉少 奇、朱德、周恩來等國家領導人來到了我們 中間。首先,毛主席代表黨和國家,對我們 在新中國郵電事業上作出的貢獻表示肯 定,并代表人民表示感謝,他還勉勵我們, 在以后的工作中作出更大的貢獻。最后, 黨和國家領導人與全體代表合影留念,我 被安排在第一排邊上的位置。只聽得“咔嚓”一聲響,我一生中最光榮和最激動的時 刻被定格在了照片上。那張照片,至今我 都珍藏著。 

之后,我一直從事著郵政工作,直至退 休,其間也得到了不少的嘉獎,但那次,讓 我終生難忘。

責編:韓旭婷